化妖异闻录第二十六章又见神秘人离开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08:11

化妖异闻录 第二十六章 又见神秘人

从青竹园出来,苏异漫无目的地四处逛着。他替唐英愤怒,又为自己中了陈才的奸计而感到憋屈,一股气堵在胸口,越想越是气闷。回到竹屋,发现山人不在,苏异便一头扎进了百木林里。还没走几步,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异认得那身影是神秘人,喜道:“前辈!”

神秘人转过身,见到是苏异也笑道:“小友,好久不见。”

“前阵子下了山,这几日才回来,所以有好些日子没来百木林了。”苏异答道。

神秘人找了个地,背靠着树随意坐了下来,点了点头道:“老夫看小友神色忧忧,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不妨说来给老夫听听?”

苏异叹了口气,将青竹园所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神秘人听罢大笑不止,说道:“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苏异神色尴尬,说道:“前辈重点放错地方了吧?”

神秘人似乎这才醒悟道:“对对对,那个叫什么…陈才的对吧?这个计谋倒是够阴险的。你聪明是聪明,却是少了防人之心。这种的小坑你随随便便就往里跳了,以后你到了江湖之上,人心险恶,可怎么混?”

苏异被说得一阵脸红。他虽自小遭遇过许多苦难,却总有娘亲挡在身前,难题总有人解决。逃亡途上练就了胆色,也有了一定的经验,却是少了独当一面的能力。这次事情虽小,也足以让他心生警觉了。

“前辈教训的是,小子有些得意忘形了。”苏异惭愧道。确实近两年的安逸生活让他几乎忘了当初在刀口下逃命的压迫感。

“你懂得反省,那便很好。”神秘人说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行动?”

“行动?什么行动?”苏异不解道。

“难道你不打算回击?”神秘人奇道,“正所谓有仇不报非君子。”

苏异拍腿道:“我与前辈正有同感,只是实在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当时我曾想过用‘天物手’将他痛打一顿,可却是使不出来。先前的两次都是在生死关头才勉强成功,这一次那陈才虽然狡猾奸诈,却还危及不到我的性命。所以…”

神秘人眼前一亮道:“哦?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已经成功两次了?不错不错。”

苏异谦虚道:“前辈谬赞了,也就是形势所迫,胡乱蒙了两次罢了。”苏异这么说倒也没错。虽然在两次危急时刻使出了“天物手”,自己却是云里雾里,事后丝毫想不明白来龙去脉。

“利用危机来逼出自己的潜能,固然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却也不能总指望着背水一战,有时先发制人才能占得先机。还有另外一种方法,便是激怒你自己。然后你要让自己知道,天物手能让你达到目的,发泄心中的愤怒,愤怒便能为你激发潜能。以此循序渐进,等你能够随心所欲地使出天物手时,你便算是打开这一扇大门了。”

“前辈的意思是…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天物手时,才仅仅时入门而已,而我现在尚在门外?”苏异惊道。

神秘人心中赞赏苏异举一反三之能,也欣慰他思维并未局限于眼前,又说道:“没错,那里面的世界可是要大得很。要不然,你觉得只你现在那几下爪子就能打遍天下了?”

苏异这回倒不脸红,只想着天物手高深莫测自己早就知道,却没想到还是低估它了。想到神秘人将如此高深的武学教给了自己,苏异又朝神秘人磕了个头,郑重道:“前辈大恩,小子无以为报。”

神秘人摆手道:“小友言重了,我想教,也要有人学得会才行。你我有缘,以后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

苏异也百度百科才可以或许通过并显示。不再矫情,又问道:“前辈指点我,是想让我寄愤怒于天物手,去找陈才报仇吗?”

神秘人一愣,失笑道:“我可没这个意思,你们小孩子打打闹闹,哪来什么仇不仇的。”

苏异脸上一红,心想情况果然如唐英所说一般。然而越是如此,他越是咽不下这口气。

神秘人又道:“方法千千万万,不能力敌,那便智取,武力固然简单好用,然而智计却能起到四两拨千斤之效。但你若有那心思,也不妨试一试。为人一世,能够随性所为是难得之事。趁你现在还年轻,有些事情,便大胆去做吧。”

苏异心中一动,权衡着利弊,还是难以下定决心。

神秘人见他神色,说道:“我知道你也不是鲁莽之人,心中自有分寸。只要谨守本心,莫要去触摸心中的底线便可了。”

心中的底线…?苏异脑中思绪飞快地转着。

“好了你该回去了。”神秘人说着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了暮色之中。

这一夜,苏异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苏异便被一阵拍门声吵醒。一打开门,便被一把拉了出去。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到底怎么回事?整个百花园都在议论你和唐英,现在已经传到我们太鄢山小辈这边来啦!”玉篱抓着苏异急匆匆道。

看来陈才这一招以牙还牙效果当真不错,报复来得还真是快,苏异在心里自嘲着,眉头一皱,说道:按照上述总体要求“昨天…昨天我们被陈才摆了一道,他污蔑我和唐英私通…那现在情况如何?”

“就知道是陈才那小人搞的鬼。我去看过唐英,她虽然表面平静,可我看他双眼微肿,肯定是昨晚哭了一夜。”玉篱气愤道,“你就这么放过那陈才了吗?”

苏异听了心里一紧,顿时怒火又在心中燃起。像唐英这样的女子,外表虽然坚强,但终究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名节于她而言何等重要,若是不给她一个交待,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本心”?

“放过他?怎么可能...”苏异咬牙道,“你去陪唐英,我这就去找陈才算账。”说罢转身便跑。

“喂!你…”玉篱还未来得及再说什么,苏异便消失不见了。她虽急于想让苏异讨回公道,却不想苏异如此冲动,现下又颇为后悔,害怕他出什么事。

苏异一路上奔跑着,耳边仿佛都是旁人的议论之声。到了百花园,那些人东一簇,西一簇地围在一起,似乎在议论着什么。苏异仔细一听,果然都是在说着昨日之事,以讹传讹之下,已然变得更加离谱,一些话甚至不堪入耳。苏异气的浑身发抖,自己尚且如此,若是唐英一个姑娘家听了,又当如何。

“陈家的蠢才!快给我滚出来受死!”苏异怒喝道,犹如平地一声惊雷。园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宝宝感冒咽喉痛痒什么原因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如何治疗
月经后期左侧小腹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