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闪电侠第一七一章驯服海皇离开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07:00

风云闪电侠 第一七一章-【驯服海皇】

第一七一章-

(感谢“lygwq”、“微笑的鬼皇”的打赏)

未等云乘风奔近,大群鲨鱼翻滚着跃出海面,已向海皇撕咬而上。

鲨鱼口齿锋利,一旦狂猛攻击,势不可挡。

海皇的身躯太过庞大,多数难以躲避,顿被咬中身体,虽然不会致命,但血水翻腾,瞬间染红一片海域。

它拼命翻起八条触手,高高悬空,重重拍落。

每一下,都带着千钧之力,砸中鲨鱼,顿时可把躯体粉碎。

如此一来,死鲨血水横流,海面上嫣红更甚。

浓重的血腥味经海风一吹,蔓延数十丈海面。

血腥味肆虐,鲨群凶性更烈。海皇浑身被咬出无数伤口,疼痛中嗷嗷怪叫。

“海皇,你一定要支持住,孤王必可斩鲨救你!”

云乘风的速度更快,终于逼近混乱的战场,他猛然飞起,雷劫旋动,雪亮的雷芒喷出。每一刀下去,都可夺走数条鲨鱼的生命。

海皇如是知道他来援救自己一般,触手凶猛拍打,并不扫向云乘风,更加凶猛的掠杀着鲨鱼。

鲨鱼生性凶残,根本不分同伴和敌人,身死的鲨鱼,也被近处的鲨群撕咬着填进肚子。

每死一条鲨鱼,不过片刻,尸体就被分食殆尽。

而到死鲨被吃完,海皇又会蒙受一轮更猛烈的攻击。

云乘风以轻功腾在海上,时间一长,总需要借力。都会伸脚点在鲨鱼背上,那时,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但见云乘风落来,附近的鲨鱼就会窜出水面,扑咬他的身子。

如此众多的鲨鱼,若被拖入水中,瞬间就会被分食殆尽。

云乘风释放出刀电之意,心中无比洞明的把握着每一个细节,终不致被群鲨拉入水中。但如此一来,真气消耗巨大,过了一阵,云乘风便感觉去了大半。

可是环眼扫出,鲨群似乎无穷无尽,根本杀不完。

如此恐怖的打斗场面,比武林高手的争斗更加凶险,鬼虎立在浪头,为乘王担心着,却也不敢上前相助。

他没有乘王那么强大的实力,只是一个劲的放声呼道:“王上快回来,鲨鱼凶猛,不可再僵持下去。”

云乘风无暇与他答话,心中思量着:“不正是他在德国留学的感悟。蔡元培在担任总长期间还主持制定了中国第一个西方化的新学制行,鲨鱼太多,一时斩杀不尽,孤要另想法子。”

当下转眼一瞧海皇,见它两个巨眼犹似流出泪水,身躯疯狂甩动,但飞舞的触手似乎比之前慢了许多。

它的身上伤口太多,流血太甚,只怕也支持不了多久吧!

云乘风心下一狠,回插雷劫于背后,猛提真气和电劲,双掌扬动,搅起沸腾的电劲插入海水之中。

刹时,滚滚的电劲以他的身体为中心,蔓延着向外波动。

电劲所过,海水兹兹震荡,云乘风卯足了劲,势要以自身电劲催赶鲨群。所以,这时奔涌出掌间的电劲,已达到了他功力的极致。

强横的电波,足有千百伏之猛。

所以,电波一旦扩散,鲨鱼碰上,登时周身血液停滞,翻起肚子浮出海面。虽知海里的动物,从来未曾接触过电劲,这种与天上雷电一样的力量,让它们十分恐惧。

云乘风此招一出,鲨群死的死,逃的逃。

片刻之后,再不见海浪翻动,也没有鲨鱼肆虐,只见死去的鲨鱼翻起肚白,一大片的漂浮在海面上。

伤痕累累的海皇终于脱离危险,转着圆鼓鼓的眼睛望来,触手轻轻的搅动着海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它的身躯庞大,在云乘风的电劲面前也不至身死。

更奇怪的是,云乘风的电劲刺激,让它的神经细胞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奇异的欢愉一般。

按现代科学记载,章鱼有很发达的眼睛,有三个心脏,两个记忆系统。一个是大脑记忆系统,另一个是直接与吸盘相连的记忆系统。

章鱼大脑中有5亿个神经元,身上还有一些非常敏感的化学的和触觉的感受器,这种独特的神经构造使其具有超过一般动物的思维能力。

海皇属于章鱼中的一个品种,却和普通章鱼不同,它存活的时间极长,才会长出这么庞大的身躯。

与风云世界中的其他异兽(如火麒麟)一样,海皇有着极聪明的大脑,能分辨好坏,更能通过强大的神经元系统,感知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村官空巢”警示农村社会现状引发的思考)上一篇:关于加强村书记队伍建设的调研报告下一篇:审计局创建文明行业汇报材料相关栏目:纪委三农新农村农业讲话社会实践调研报告文教论文综合论文人类的某些思维指令。所以原著中才会被驯服,听令于人类。

它的触手搅水而动,圆鼓鼓的眼睛盯着云乘风,似是在感谢。

云乘风壮了壮胆子,遂飞身靠近。

海皇腾起一条触手向他飞来,看它的动作,全无恶意。

云乘风步子一转,落在它的触手上。

海皇触手悬空,微微一转,缠上云乘风的身子,其态极尽亲睐。

云乘风初时还有些担心,害怕它突然把自己卷进口中,遂腾起真气护体,若有不对,随时准备着抽身离开。

海皇的触手卷上他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善的动作。

云乘风轻轻笑着:“海皇,你可是感谢孤王,愿与孤王成为朋友?”海皇听不懂,但可感知云乘风的思维指令,遂传出怪声,加以应合。

云乘风胆子更大,一腾身,落在它的脑袋上。

成与败,便看此时的动作,若落在它的脑袋上海皇没有反抗,便证明可以训养降服。若它敢奋起触手攻击自己,便证明海皇终是野兽,不足以信任,云乘风便会立即轰杀。

落足之后,云乘风但觉脚下一沉,海皇没有腾出触手攻击于他,却向着水中沉去。

云乘风脚步一颤,不知海皇是何意,赶紧闭住呼吸,伏在他的脑袋上随着沉入海中,同时心中问道:“海皇,你可是不愿与我成为朋友?如果愿意,你便带我浮出水面!”

过了片刻,海皇划水动作,再次露出水面。

云乘风看着大海,天光炫丽,碧蓝的海天,安详宁静。

海皇就如能听懂他的心思一般,云乘风不由喜上心头,哈哈大笑:“海皇果是能听懂孤的心思,如此,孤王必对你多加训练,以后就做孤王的坐骑吧!”

云乘风收复海皇,远处观望着的鬼虎疑惑无解,感叹道:“如此巨大的海怪,竟能通晓人性,真是奇怪。”但回想他自己在雪虎领隐居,也能让众虎听令,立即就释然了。

既知乘王无恙,赶紧踏浪飞回船上。

甲板上观望着的众人,都被乘王收复海怪的举动惊得张大了嘴。心中除了更加佩服乘王外,再没有别的心思。

云乘风收复海皇,见它身上伤痕累累,想着定然需要补充食物,遂钻入海中抓捕游鱼,一一送来给它食用。

自此之后,龙牙巨舰行在大海上,海皇竟也不离不弃的跟着。

云乘风每日都抽出时间,入海帮它捕捉食物。海皇的伤势恢复得快,数日之后已能自己捕食。云乘风又开始研究沟通之法,并加以训练。

时日渐长,海皇终被他驯服,如原著中一般听人调控,要它做什么,只要发出命令,海皇就会去做。

(群,一起进入大家庭,聊天打屁论风云)

雅安白斑疯医院
贵港好的白癜风医院
本溪白癜风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