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推出最新长篇小说蜻蜓眼营养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1-01-14 04:51

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作者、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近期推出最新长篇小说《蜻蜓眼》。在29日的首发式现场,他强调说:“通常来说我不善于写当代的、眼下的故事,只适合写过去。但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强烈的现实主义作家。《蜻蜓眼》就是这样一部作品。”

这部《蜻蜓眼》刊载于《人民文学》杂志2016年的第六期上。曹文轩当天与《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副主编李东华,作家徐则臣、《人民文学》海外版埃里克·亚伯拉罕森等人进行了对谈,还和在场读者分享了“蜻蜓眼”如何从一个三十多年前听来的故事,变成今天长篇小说的心路历程。他坚持自己“强烈的现实主义立场”,和关心少年与社会、关注全人类心灵史的这样一种写作主张,得到在场读者的深刻共鸣。

“蜻蜓眼”的浪漫与苍茫

“蜻蜓眼”是一种宝物,是椭圆形的珠子,在小说中是两枚信物一般的存在。《蜻蜓眼》源自一个三十多年前听来的的故事,一直被珍藏在作家心中。故事从19 0年代开始,写的是三四十年代间发生在上海、马赛、宜宾三座城市之间,中法结合的一家三代人的生活及遭遇。小说被认为有《包法利夫人》式的细致绵密、《安娜·卡列尼娜》式的复杂精妙,更突出的是清雅纯美与肃然苍茫。

被珍藏、打磨三十年的故事

曹文轩强调,一个作家的基本素养,就是对可遇不可求的如果电瓶充电不足故事,都能舍得珍藏。让心中的故事被时间沉淀与发酵,而作家自己的艺术感也在不断对其进行加工和取舍。这个藏于心中三十多年的故事, 更准确的说法,是曹文轩在心中的观赏与把玩。他说,“我那观赏的目光,有平视,更有不断抬高的仰视。我就知道,这个故事在长高,总有一天他会长成参天大树。终于有一天这棵树不再是树,从植物变成了动物,不安于记忆,他要去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任何栅栏都不能禁锢他。沉睡,哈欠,继续沉睡,孕育而起,精气神十足,他一定要走出记忆的光天化日之下,他要我放他出来,到大千世界去。我听从了这一声音。于是,《蜻蜓眼》就成了。”曹文轩坦白道,回想三十多年的珍藏和沉淀,其实不是故事在变,而是化石燃料汽车成为“审美”选择“我”在变。“我”的思想、审美观、趣味都在发生变化。这些变化都使我向更可靠、更成熟的方式成长,许多当时令我冲动的细节,时过境迁,都不再让人有提笔的冲动,而归于平淡。而以前并不在意的细节,则在心中不断生根发芽。

徐则臣、李东华分享了生活中的曹文轩模样,一些细节娓娓道来,故事里泛着暖意。徐则臣说,我婚礼邀请了曹老师和同门一大桌,而曹老师都认真而执着地写了发言稿子,说想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给你们听”。

姿态优雅、文字优美、灵魂忧郁的“三优”作家

一直以来,曹文轩的小说被认为不仅仅适合儿童阅读,也同样让年轻人在迷茫、困顿之中找寻确定的真、善。美。小说始终传递着不灭的爱与美,建构起人性光辉的庇护所,令人在日常中秉持善念,变故中心生宁定。

曹文轩的用语精当准确,而又充满无尽的兴味,在《蜻蜓眼》中更是将深刻的凄美与纯净,清雅纯美和肃然苍戴在这场爱与死神的赛跑中尔表示茫的人生境界在故事中合二为一,并产生出持久萦绕的精神能量感。这一切,让《蜻蜓眼》有着教科书般的质地。 正如曹文轩在现场所提到的,《蜻蜓眼》这部长篇小说,“我依然试图用端庄的姿态,庄重的语调去书写”,人物在历史苦难风云中沉沉浮浮,在阴暗时代中,也有取暖和栖息的优雅姿态,这是经典文学的恒久魅力。

(:郑娜)

北京医院妇科
铁岭白癜风医院
三岁小孩脾虚如何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