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球的杂货店第六十九章娄公子闯店离开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09:37

来自地球的杂货店 第六十九章 娄公子闯店

(求收藏,推荐!感谢书友蓝枫之圣狂神打赏500起点币,谢谢大家的支持!)

因为白天杀了姚笛等三人,李光明后来也从大家的议论中知道了怎么回事情,为了安全着想,便一直待在杂货店内。

原本他是想在月亮坊集市附近走动一下,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放松一下,自己总不能一辈子困在杂货店内吧?

他现在不缺钱了,在月亮坊集市也算是个小富豪了,按照现在的杂货店生意做下去,很快就可以成为当地的大富豪,甚至超越当地第一家族杨家,也是指日可待的。

现在生意火爆起来之后,李光明消耗的食物也就开始增加了,除了早上一杯龙夫山泉,中午和晚上都会给自己和小猫貂蝉一些其它的食物,薯片,瓜子,杨梅等,系统似乎也没有限制他,因为按照新的赚钱速度,还清2万金币的债务也许一个多月就行了,根本不用三个月。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李光明6点就起床了。

连续一段时间每天只吃杂货店的灵力食物,李光明感觉身体越来越好了,即便过了午夜睡觉,第二天一早也能自然醒来。

洗漱之后,喝了一杯龙夫山泉,李光明来到二楼楼顶花园开始修炼易筋经。

小猫貂蝉自从闻了康师傅方便的味道之后,内心念念不忘,总是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吃一桶。

“在我达到灵徒四段之前,你想都别想。”

李光明果断地掐掉了小猫貂蝉贪心的念头。

“喵,”

小猫貂蝉无奈地叫了一声,低下头,显得精神萎靡的样子。

上午十点差五分,李光明准时开门营业,门外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比昨天的人还要多。

李光明昨天斩杀姚笛三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小半个都城,很多人开始慕名前来,看看这个杂货店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李光明刚打开门,就听得后面一阵骚动,传来呵斥的声音。

“让开,让开,让我们娄公子排前面。”

排队的人一听娄公子,似乎有些害怕,纷纷避开。

一个身材肥胖高大的年轻人,骑着一匹威武的独角兽,带着两个侍卫,大摇大摆地冲到了杂货店大门口。

娄公子十八九岁的样子,灵徒八段修为,其父亲也是水泽国的十二大将之一,其爷爷被封为娄王,和小萝莉的爷爷肖王同为水泽国的两大异姓王。

娄公子昨日闲逛,在茶楼中听说都城近郊的月亮坊有一家很特别的杂货店,其售卖的食物中蕴含强大的灵力,堪比天材地宝,所以今天便带着两个侍从赶来。

娄公子乃是水泽国都城有名的纨绔弟子之一,依仗家世显赫,都城内一般的人都不敢惹他。

娄公子的独角兽几乎冲到了李光明跟前,距离大门也就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紧急停了下来。

娄公子哈哈一笑,翻身从独角兽上面跳下来,很无赖地说了一句:

“幸好来得早,赶上了老板刚刚开门,老板,有什么好吃的,统统给我端上来,大爷我吃高兴了,少不了打赏你的。”

娄公子说完,抬脚就要往里面闯。

李光明伸手拦了一下。

“这位公子,小店规矩,先来后到,请到后面排队。”

娄公子一脸惊愕地看着李光明:“#¥%@?”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先来后到,去后面排队!”

李光明原本对这纨绔弟子就不爽,此刻便加重了语气,冷冷地说道,同时对小猫貂蝉一招手:

“貂蝉,从今天起,你负责维持门口的秩序,乱插队不听招呼的看到吴少军抱着冯先生的上肢,直接踢出去。”

“喵,”

小猫貂蝉立即站在门口,金黄的双眸怒视了一眼娄公子。

娄公子尚处于懵逼之中,被貂蝉瞪了一眼,顿时感觉一阵莫名的心慌。

杂货店的门前是一个两米左右的风雨亭入口走廊,按照系统的说明,站在这个入口走廊,便已经进入了系统的压制范围,娄公子原本的修为也不过是灵徒八段,此刻面对小猫貂蝉,实力差了一大截,自然是心虚的。

娄公子虽然是纨绔弟子,也不是无脑之人,否则,就算娄王府提供了大量的修炼资源,如果没有他自身的修炼和悟性,也不会在18岁的年龄就突破了灵徒八段境界。

昨天在茶楼他就听说了关于杂货店的一些奇葩规定,此刻亲自赶来,没有想到真就被拒绝了。

娄公子身边的一个侍从当即大吼道:

“老板,你瞎眼了?好好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人,这可是娄王府的娄公子,你居然让我们娄公子排队?”

李光明轻笑一声,对那个侍卫指了一下:

“瞎眼了?鉴于你口出狂言污蔑本店主人,从现在起,你被拉入了黑名单,拒绝进入本店。”

李光明说完又扫了一眼娄公子,“如果你不遵守本店的规矩,照样也会被拉入黑面单,记住,你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娄公子完全懵逼了,这和他平日里的遭遇反差实在太大了,一时间居然反应不过来,只是双目圆瞪,愣愣地看着李光明。

身边那个被拉入黑名单的侍卫顿时一脸黑线,他的修为可是灵士一段,是娄公子的保镖,当即咬牙狞笑道:

“一个旮旯死角的破店子,居然如此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阻止我进入5月8日。”

说完,那名侍卫抬腿向前走来,想要硬闯小店。

李光明一笑,退后两步,傻傻地看着那名侍卫发笑。

嗯?

那名侍卫抬起的右脚不知道碰触到了什么东西,明明眼前就是空空的大门入口,可是,他的右脚仿佛碰到了一堵石壁一般,无法跨入半分。

娄公子原本也是放任侍卫硬闯,他也想看看这个小店是不是真如传说中的那么奇怪。

此刻看到侍卫僵硬的姿势,也是满心奇怪。

“娄虎,怎么了?”

侍卫名叫娄虎。

娄虎脸色一红,有些尴尬,随即说道:

“公子放心,我倒不信邪,这个小店还能阻挡住我不成。”

娄虎说完,双手在胸前一握,一股杀气陡然升起,猛然一拳砸向那虚空的大门。

众人只见到一道光芒闪现,便听到“砰”的一声闷响。

然后,就听见娄虎痛苦地大叫一声,身体向后倒退了五六步。

娄公子瞥了一眼,只见侍卫娄虎双拳血肉模糊,血流不止,当即大惊不已。

以娄虎灵士一段的修为,即便是一堵石墙,也能一拳轰碎,可是眼前,对方明明没有动手,娄虎却是双拳受伤,这也太怪异了。

月经量少饮食调理方法
动脉硬化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