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界当神壕正文正文第895章金山寺老离开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02:31

我在异界当神壕 正文 正文_第895章 金山寺老法海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王尘一阵恶寒。

那油腻腻的声音,与其说是温柔,倒不如说是恶心,都不用听话里的内容,只是声线,直接就引起人的强烈不适。

裳青舞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以往,裳青舞的脸都只是冷,对谁都是冷冷清清,冷冷淡淡,仿佛九天之上的仙女,高冷超然。

只是冷归冷,脸黑成这样,还是第一次。

王尘看过去,直接便是一呆。

便听裳青舞声逾寒冰在那里道:“宋大德,你放尊重点!想死直说,我成全你!”

宋大德?

王尘心中暗叫了一声卧槽,马上循声朝这个叫宋大德的人看过去。

姓氏这玩意,什么都好,但像梅吴宋这些字眼,有时候就未免有些尴尬了。

比如叫有钱。本意是愿意自己的孩子以后大富大贵,富贵荣华享用不尽,结果姓梅

梅有钱

诸如此类的,还有梅仁义,梅仁爱,吴用

宋姓其实还好,只要不牵扯其他,还是比较正常的一个姓氏。但你叫大德宋大德如果是叫宋德也就罢了,偏偏,你宋大德送大德你特么到底是有多缺德?!

几乎是下意识地,王尘便朝这人看了过去。然后,他又叫了一声卧槽。

“法法海儿?!”

儿话音,很骚。

法海两个字,更是叫人一脸懵逼。

然而,还别说,眼前这人,长得还真特么像法海。

一个光秃秃的大秃瓢也就罢了,尼玛身上居然还穿着袈裟。更绝的是,你剃光头,穿袈裟也就罢了,偏偏手里还托着一个紫金钵盂,简直是法海得不能再法海!

尼玛,难怪这家伙一开口就小青小青地喊,敢情这特娘的是在演白蛇传?!

王尘一脸懵逼。

那秃驴也是一脸懵逼:“什么法海儿,我叫宋大德,乃是天师道正统禅机峰传人,禅机真人的亲传弟子。你小子又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你跟小青师妹是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站在她身边”

“住口!”

裳青舞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简直就是面若寒霜,隐隐的,都透着一股杀气了。

如果这不是天师道山门之前,王尘发誓,就裳青舞现在这副模样,肯定是早已经出手,直接一掌将眼前这个秃驴打成十八段。

一拉王尘,裳青舞话都懒得多说,转身便走。

“站住!”

法海儿啊不,秃驴啊不,宋大德的脸色变了:“兀那小子,太过放肆!快把你的手松开,否则本座绝不饶你!”

“呃”

王尘无语了。

尼玛,你要说其他人也就罢了,毕竟咱们裳仙女是真的漂亮,虽然冷冷冰冰,但是是真的漂亮,可再漂亮,关你一个秃驴什么事?既剃了头,便应该六根清净,好好敲你的木鱼念你的经,你特么动你大爷的春心?要脸不要脸?还管老子拉手老子还偏就拉了,怎么滴?

斜眸看向宋大德,王尘呵呵一笑,反手一拉,化被动为主动,反扣裳青舞的玉手,而且这一扣,手法还极为精准与老道,在裳青舞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直接是与她掌心相连,五指相扣,这一下,俩人直接是跟小情侣一样,手拉着手,那叫一个般配与暧昧,顿时,秃驴眼红了。

“小畜生,我特么宰了你!”

“神经病吧这个人?”

宋大德在后面跳脚,王尘却是转头,看向裳青舞,“这家伙,也是天师道的弟子?天师道的弟子,不会都是这种脑残吧?”

裳青舞脸还是有点黑:“不必搭理他。此人依仗着禅机师伯的宠幸,肆无忌惮惯了,不过门有门规,哪怕他再得宠,门规面前,他也不敢乱来。无视他便好,天师道就这么一个不正常人,其他的师兄师姐,还是值得一交的。”

才刚说无视,后面,那秃驴穷追不舍,又追了上来。

“小青,等等我,数年不见,难道你就不想师兄我么?看看师兄这头,自从你走后,我为你茶饭不思,头发都掉光了!如此深情,难道师妹你就不感动么!”

感动你大爷啊感动!

别说裳青舞,王尘都无语了。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脑残与奇葩,为什么会有脸这么大的人?还为你茶饭不思,头发都掉光了?脱发就说脱发,你扯你大爷的深情!

“我说这位大师,你可要点碧莲吧,没看到我裳姐不愿意搭理你,你这般死缠烂打,臭不要脸的,有意思?”转过头,王尘直接朝着这宋大德遥遥道。

看王尘站在裳青舞身边,还拉着手,宋大德本身就不爽。

这会见这小子居然还敢回过头来教训自己,宋大德当即是气得一佛出窃,二佛升天:“小子,我记住你了,敢在天师道的地界上这么跟我说话,你是第一个。给我小心点,有你后悔的时候!”

“睿智。”

被裳青舞拖着一路前行,很快便甩掉了那个脑残秃驴。

等裳青舞脸色稍稍恢复了一点正常,王尘这才道:“老该机构称姐,怎么回事?那法海,看上你了?”

“你闭嘴。”裳青舞神情冷冷,如玉般精致的面庞跳动了一下,这才道:“你为什么叫他法海?”

“他长那样,又叫你小青,可不是法海?”

没跟她讲白蛇传的故事,王尘道:“话说我这是间接给你当了挡箭牌吧?那秃驴以后不会要找我麻烦吧?”

“他不会有机会的。”裳青舞淡声,“以后见他绕着走就行,不必过多搭理。你是傅师的弟子,他不敢太过放肆。”

“我说什么来着,势力宗门,麻烦事就是多,远不如自己一个人来得逍遥自在。”

王尘道,“话说师姐,傅师找我到底干什么?你这一言不合把我从泣血营里带出来,问题很大的啊。我才刚入营三天啊,你这是想让我当逃兵么?”

“放心,泣血营那边,师尊自会帮你去说。至于找你做什嗓音依旧甜美么,”裳青舞侧目看他,眼中精芒一闪,“还记得我先前跟你说过的符篆师交流大会么?”

月经颜色暗红怎么用药治疗
大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