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開閱讀和點贊數改變了什么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19-09-24 04:32

  公开阅读和点赞数, 改变了什么

  本报 黄锴 上海报道

  最近,公众号正在酝酿改版在改版后,用户将能看到每篇公众账号文章的阅读次数,并可对文章点赞

  这两项功能看似改动甚微,却预示着将打破长期保持的弱营销属性增加阅读数量和点赞功能后,用户可以更加直观地了解文章的热度及阅读效果同时,广告主也可以进行更有效率的投放

  官方的公开信息显示,如今公众号的总数已超过580万,日均增长数由去年的8000个上升至1.5万个;单是平台推广功能公测期间,已有8000多个广告主、1000多个流量主参与其中从这个数据看,此番改版,影响面十分广

  从过去的严打过度营销,到此次的重大改版,似乎变得越来越商业化在映盛广告副总裁袁俊看来,骨子里秉承了腾讯的狼性血统,很少会干吃亏的商业行为此次改版,是对今后营销生态精细化的一个开始,未来这样的规则还会更多,而不是更少

  微博化

  此前,对营销平台的定位一直持有保守态度,公众号始终没有推出排行、发现用户等功能,公众号的文章阅读次数也仅在后台显示换言之,公众号的粉丝数和每篇文章的阅读次数一直是不公开的,读者除了阅读内容外,基本看不到其他任何数据或关注者的情况

  即便处处强调服务大于营销的价值观,但事实上,朋友圈的移动社交能力、公众号的信息传播能力与话题策划能力,都让它具备了强大的营销基础于是从去年起,不少名人、企业或是营销推广机构纷纷依附于这一平台,希望能在生态圈中找到适合自身的营销价值眼下,基于平台提供营销服务的公司已达到几千家

  这种情况下,逐渐改变对营销平台讳莫如深的态度,并开始制定规则,支持它所接纳的营销方式一个明显例子是,在打击营销号集赞等行为的同时,联合广点通推出了广告平台有不少业内人士指出,努力加载广告的,似乎正在朝微博化发展

  应该说,对公众号做营销的态度,经过了三个阶段袁俊称在他看来,第一个阶段属于礼节性诠释,一直以不重复新浪微博走过的道路为警示,拒绝扮演营销工具的角色在这个阶段,并没有想清楚在这个生态中如何均衡营销的利益

  第二个阶段是示范性镇反这个时期,不少自媒体号运用各种营销技巧吸金,开始引起大众的反感为了防止过度营销,对公众号启动过几次镇压一时间,自媒体们人人自危,不再敢大张旗鼓,而是将营销路数变得更加隐晦而本身,也为推出自身的广告平台做好了铺垫

  到了第三阶段,随着广告平台公测,从商业利益出发,对那些自媒体大号实行招安,将其纳入吸金体系内而公开阅读、点赞数,可以看做对营销规则的精细化雕琢要知道,在微博的营销生态中,一个账号的内容、转发、评论和点赞次数都是公开的,连关系链也是透明的

  从这个角度看,并不是抵制营销工具,而是抵触做像新浪微博那样的营销工具,袁俊称,公众号只要不做生态环境的破坏者,愿意归入的商业体系,那么也并不介意分其一口饭吃

  数据攻防战

  眼下,在公布阅读数和点赞数之前,希望利用公众号进行营销的广告主们只能通过运营者所报的粉丝数,预估一个投放效果但事实上,不少声称粉丝无数的公众号,投放效果却十分一般这是因为,许多公众号与读者的互动并不活跃,文章的阅读率很低,这一现象直接导致广告的价格虚高

  在理想状态下,当公众号的各种数据公开之后,广告主们的推广就会有据可依,进而把有限的营销费用投到那些阅读量大、互动率高的公众号上

  过去,一些自媒体的玩法很野,在新的规则下,它们应该会收敛一些袁俊称他告诉,平均而言,公众号推送的一篇文章的打开率为10%,能够达到20%的很少也就是说,将阅读数乘以10,大概可以判断公众号的真实粉丝数举例来说,假使一个公众号的粉丝数有10万,但一篇文章的阅读数只有1000次,那么这个公众号的真实粉丝数大约为12000人,其余的都是僵尸粉

  但话说回来,只要有指标,造假者们便会有机可乘针对APP榜单,有刷榜公司;针对站,有刷流量的公司;面向淘宝

  ,则有刷皇冠和交易量的公司可以预见,一旦公开公众号的阅读量和点赞数,那些假数据公司便会一窝蜂地刷粉丝数和阅读量这种情况下,如何判断数据的真假,成了广告主和平台面临的又一个问题

  对此,袁俊显得并不太担心营销和淘宝刷皇冠不一样,淘宝的数据比较封闭,又面临IPO,外界较难了解店铺究竟有多少销量他说道,相比之下,对于的图文转化率,大家基本都心里有数

  在他眼里,将数据公开其实是将广告的效果测量向前推进了一步,但实际上,广告主可以采取更多方式,来衡量营销的真实效果比如,品牌方可以在公众号上发布线下活动的信息,看到底有多少粉丝来参与线下的活动假使上的粉丝在合理情况下是线下活动人数的3倍,但实际参与线下活动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也就不难知晓,公众号的水分有多大了

排毒祛痘的好药物
小孩眼屎多
晚上老人夜尿多食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