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命长生第十一章这个师父不靠谱一离开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10:51

仙命长生 第十一章:这个师父不靠谱(一)

鉴命仪式结束之后不久必然会导致合同无法履约的隐患。,其他九峰外门的鉴命结果,第一时间内也纷纷传书而至,被报于各家门派的案头之上。

今日九家外门共同举办的“九峰鉴命”仪式,可谓是捷报频传。

其中排名第一的秋落枫门,单是八星成色命格的新弟子,就足足出现两位,更令人惊奇的是,还收录了一位名叫洛可的弟子,天赋达到了罕见的火系九星成色。

而三阳派及青羽门,都各有一名命格八星成色的弟子进帐。其他如香秀门、隋龙门等,也都分别有七星成色以上的新弟子出现。

作为专业修派的两家门派:器修鲁工门、药修杏林堂,他们选拔弟子,乃是修别专业为主,却也是传来利好消息,各有不俗的弟子入账,难得的是专业质素极高。

尤其是药修门派杏林堂,据传收录了一名孙姓弟子,不但药修专业上兴趣盎然、造诣极高,而且更为难得的是,命格属性也达到六星成色,直乐得那位张中竟掌门连嘴巴都合不拢。

“今年外门招收新弟子的整体质素,果然远胜于往年,如此一来……”

正在推杯换盏、脸色微醺的卫悲回长老,听了这些消息之后,则如是说道:“未来的‘十峰会武,’果然值得期待。”

这话语听在凌云、泉英两门众人耳朵里,却是感触大不相同。

虽然凌云门下也有命格八星成色的弟子入账,但是谁都明白,只有泉英门才算的上是本次“九峰鉴命”的真正大赢家。

泉英门此次命格鉴定的信息,连同金系十星段冷的名字,很快便会传遍各峰外门,甚至传进内门“澜阁”那些老头子的耳朵里去。

而仅仅剩余一年多时间的“十峰会武,”只怕届时也会成为段冷表演的舞台,很大可能会打破泉英门数年的不胜纪录,首次冲击内门“澜阁”成功。

今天最为高兴的,自然还是奉啸天。

他心情大畅之下,连饮数杯,已经有了些许醉意。

不过虽然表面涨红,心内实则无比清楚,他几乎可以想见到,得知泉英门鉴命结果之后,那些外门长老的震惊表情。

当他们知道泉英门仅有的七名新弟子中,居然奇事迭出,出现有一名八星的“咸猪”命格和一名孱弱的“庸碌“命格时,那些外门的掌门和长老们,会不会又要笑掉大牙!

当然更会让他们震惊的,恐怕是今年的泉英门下,居然收录了一名十星金系命格的弟子,十星成色,修者趋势,再加上天尚金系,无比适合纯武修!

在这一个个让人惊叹的数字下,那时他们的脸色,想必也是笑不出来了吧。

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始终把泉英门当成一个笑话看待,如今果然看到了一个大笑话,只是可惜,这个笑话却是他们自己。

想到这里,奉啸天那黑里透红的脸庞上,也不由得也多了几丝得色。

……

随着“九峰鉴命”仪式全部结束,这股每年一度的热潮效应,也终于彻底冷却下来。

奉啸天和崔笙、黄庚三人,经过反复讨论之后,最终对于新入门的七名弟子,进行了不同的安排:

金系十星成色的段冷,交由奉啸天亲自教导;那名六星木系命格的招文机,以及另外三名新弟子,则全部划归随崔笙教习进行修炼。

最后则是白衫和朱砂这两名修武废柴,本被大家认为是最为头痛的问题,想不到却在黄庚的强烈要求之下,统一归在他的名下进行修炼。

也就是说,这白杉和朱砂两人,如今已经正式成为黄庚的弟子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朱砂差点要原地暴走,但事实摆在面前,却也无可奈何,这小胳膊毕竟是拧不过大腿的。

他只好安慰自己,如今好歹已经是一名正式的修之学徒,好歹是终于摆脱了杂工小厮的行当,也算是个不小进步。

不过白杉的一句话,很快将他这点可怜的自我安慰,直接击的渣都没剩。

“什么修之学徒,干的只怕还是杂工的活计吧。”白杉理所当然的说道。

朱砂顿时感到天空一片昏暗,甚至感觉到那些笤帚和抹布,已经再度向他飞了过来。

接下来的时间内,果然就有一些门内的师兄们陆续来到,分别带领他们这些新人,前往所分配的宿舍及修炼区域。

眼看段冷、招文机等人,已经分别由门内的师兄们陆续引导离去,可来带领他们两人的师兄,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是迟迟未到。

朱砂不由得哭丧着脸道:“这十三年来啊,我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真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

一旁的白衫奇怪的问道:“你担心什么?是将来找不到漂亮媳妇么?”

他身为八星“咸猪“命格,口内几乎每逢数句之间,就要出现女色类的词语,这色胚之名果然十分贴切。

朱砂小眼圆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自然是担心这位黄庚教习,成为我的师父咯。”

“他真的很离谱吗?”

白衫突然有些忧心忡忡,疑窦道:“个人感觉,他除了长相方面猥琐,跟本少爷差距很大之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不是吧,我看法跟你恰好相反,依我看来,这相貌猥琐才是你们的唯一共同点。”朱砂一脸坏笑道。

白杉愠怒道:“我呸,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朱砂有些哭笑不得道:“好吧,你仔细的听好,让我来给你分析外带科普一下吧。”

白杉一呆,挠头纳闷道:“分析我明白,可啥叫科普?”

朱砂认真的掰起手指道:“首先拿段冷师兄来说,他天赋超然,如今又由掌门亲自指导,假以时日成就必定逆天,你说对也不对?”

“还用你说?”白衫一脸鄙夷之色道:“就算是个瞎子,用脚后跟也能看的出来。”

朱砂没理睬他,继续道:“而招文机、许乐几位师兄,虽然是跟崔笙教习修炼,想必也不会混的太差。对了,你可知道二师叔崔笙外号叫做什么?”

“我哪里知道他叫甚么?我只知道他姓崔,莫非叫做‘催命鬼’不成?”白杉嘿嘿一乐,没正经的打趣道。

“这话要是被崔教习听到,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朱砂望着白杉,一脸的同情之色道:“他是典型的狂人类型,唯一的乐趣,就是无时无刻的修练,即便吃饭空当也要以指在桌面刻画,思考招式。所以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唤做“武痴,’也就是习武成痴的意思。”

“如此说来,确实抵的上一个‘痴’字。”白杉忍不住点头道。

朱砂颔首道:“恩,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对修武的理解认知,甚至某些方面来说,比奉掌门只怕还要深刻,加上实力达到修师期四阶,仅仅次于奉掌门。所以跟他修炼的话,自然也是只赚不亏。”

白衫不禁羡慕不已,有这样的痴人做师父,想不提升恐怕也是难事。

朱砂口吻一变,声音有些凄凉道:“而这最为悲剧的,反倒是你我两人,偏生跟了这位黄庚教习。”

“他又怎样?”白杉诧异道:“听你话里意思,似乎对他没有什么信心?”

“唉,信心都是被慢慢摧垮的,”朱砂长叹一声,神情凄然道:“我同你讲些他的寻常事迹,也许你就明白了。”

白杉频频点头,好奇大增,颇有些迫不及待。

朱砂见他这副求知若渴的模样,旋即娓娓讲述起来:

“我曾听师兄们闲来无事时聊起,奉掌门曾经将他自己,还有崔黄两位教习进行比较,三人中以奉掌门修为最强,以金系六星成色,如今已经达到修师期五阶;而崔笙教习天赋稍弱,只是金系五星成色,但是修武成痴,重在用功,所以也达到修师期四阶,跟奉掌门两人的修为,可谓不分伯仲之间。”

“而这位黄庚教习,天赋悟性都是三人中最好,命格更是为火系七星成色,还是三人中最高触摸修师期“界意”之人,可修为却反而最低,目前不过修师期二阶。”

白杉有些不可置信道:“真的假的,他居然天赋这么好?可为什么修为却是最差?”

朱砂苦笑道:“掌门也分析过,倘若他用功修炼,前途自是不可限量,就算成就修师期颠峰以上,也是不无可能。但是偏偏黄庚教习这人性情怪异,荒诞不经,自达到修师期二阶之后,心态竟然大为转变,非但无意修武,而且兴趣追求转向其他方面,从而也导致了他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

“他涉猎广阔、口味极杂,对各类散修书籍、多是旁门左道,都表现出极大兴趣,各类奇怪书籍看的津津有如果排放特别多、污染特别严重味不说,还喜欢加以收藏。”

朱砂不无惋惜道:“但是兴趣范围愈广,修武一途愈是难以进步,到了后来,更是愈演愈烈,甚至对于掌门他们的纯武修炼方式,也横加指责,声称这种修炼升阶途径跟不上时代发展,如此一来,更是为掌门他们所不喜,甚至连教导弟子的事宜,也很少交给他……”

“倘若不是套路躲懒的话,”白杉一旁总结道:“就是个玩物丧志的典型啊!”

朱砂忽然有些神秘道:“而几年之前,最让人诧异的事情终于突兀发生,一直被人认为是性格散漫、不谙女色的他,居然无端暗恋上了一名女子。”

“若是寻常家的女子也便罢了,”他语气一变,忽然有些悲怆道:“可这名女子来头不小,乃是内门‘澜阁’的一位年轻女教习。”

月经量多吃点什么好
跌打伤活血化瘀用啥药最好
潮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