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女护工没事就闲聊营养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1-01-14 04:40

《那朵花呀》十四、风再起时 二

文/ 原来,几个女护工没事就闲聊,相互交换情报。结果,护工知道了那二个护工的工资比多出五十块,觉得自己吃了大亏。憋闷几天,终于见事主来了,便提出辞职要挟。

谢惠想,加五十块本不是大事,可这次加了,还有下次呢?如此下去,怎么得了?

结帐,我要回农村去,随便弄点水果进城卖,也比这端屎端尿的伺候病人强。 护工一面叫,一面将端在手中本应去为病人打饭的碗,往床上一放: 结帐呀, 我要走了。

丽儿气坏了,冲她一歪头。

你个糟老婆子吼吼?这里是病房,有本事出来吵。 ,莉莉也冲她一扬胳膊: 你以为你不得了?是个人物啦?出来吵,出来吵,有本事,我们出来吵。

倒是王燕拉住她,细声细语的劝着,说着,安慰着。

最后,双方以谢惠增加了五十块钱的月工资了继续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事。

出了医院,在门外那空坝上接了的士,谢惠问: 到哪?送一程。 王燕回答: 市看守所,我们去看阿洪。

谢惠感激地摇摇头: 哎,朵儿呀朵儿,我都自个儿忙得顾不上了,你真是有心人哟!那,坐好了,咱们走吧。 的的!她一点喇叭,松开了手刹。

莉莉忙叫: 停下,看人不买点水果吗?

王燕一扬头: 路过水果市场再买就是,医院附近的贵得多。

谢惠惋惜还在喟然长叹: 阿洪眼水哟,朵儿可是过日子的人呀。 丽儿垂垂眼睑:哦,这样说,我未必就不是过日子的今年是007电影诞生50周年人?阿洪不喜欢她,没法呀!

市看守所,谢洪穿着一件肮脏的睡衣,蜷曲在木板床上,昏昏欲睡,似醒非醒。

那天,按照苏姐的命令,他匆忙从服装店出来,张手拦了辆的士向郊外奔去。进了那不大的房间,两双燃烧着 的眼睛正牢牢的盯住他。

这次的客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须眉大眼,膀大腰圆;女的二十出头苗条妖冶, 不堪。

谢洪边脱衣服边皱眉,因为,这种男女混合双嫖(道上称混合双飞),最易滋事。男女苟合玩乐,双方都容易疯癫,花样百出,折腾不休,保不定上门的鸭子是要受伤的。

道上靠身体吃饭的男孩儿女孩儿,最是看重自己赖以挣钱的身子的,一旦意外受伤,就意味着挣不了钱,没钱花。

所以,接这种混合双飞的活儿,一般人都是极不愿意的,总是找各种借口推掉或躲避。

可是,苏姐的命令却不能违背,谢洪知道苏姐的厉害。

那是最初入道的一次,苏姐命令他到临江小区出钟。

到了才知道对方是混合双飞,谢洪当即拒绝。正等着乐儿的客人自然恼怒不已,立即操起话筒接通了 冰清玉洁美肤美容院苏院长 。

苏姐听了客投诉,立即让小斗接。道上的男女出钟时,都是用的化名,小斗,也就是谢洪。

小斗接过,不知高低的任凭苏姐怎样命令怎样劝勉,就是拒绝不干。未了,客人气恼的抢过重重摔在桌子上,厉声大叫 该死的鸭子,马上滚出去!

回到院里,小斗刚见着苏姐还未撒娇,杏眼圆睁的苏院长伸手就是二个耳光。还没待他回过神来,练泰拳的苏姐紧跟着又一声大喝跃起扑上前来,双胳膊肘拐重 重地击撞在他胸口。

谢洪当即哇地一声,喷出几大口鲜血,眼冒金花跌倒在地。

这还不算,怒气难消的苏姐随手抽出墙头上平时挂着好看的铁剑,狠狠一剑背砍在他背上,哇哇哇,又是几大口鲜血喷吐而出。

我叫你不听话,我叫你不听话。 苏姐恶狠狠的咒骂着: 敢得罪客户,你吃了豹子胆?你算什么?一只千人压万人骑的鸭子罢了。

苏姐,瞧小斗的脸都青了。 旁边的打手悄悄劝道: 别打了,再打,怕要出人命了。 , 死了拉倒,我这里,三条腿的蚂蚱没得,二条腿的鸭子有的是,怕 啥?

然后,苏姐踩着他的颈部宣布: 停给麻古一个星期,有本事自己买!

帅哥美女云集。学校伙食在北京很有名

现在,尽管他心中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情愿,也不敢再拒绝客人了。

可是,他凭直觉,感到这一男一女不像是那种只是出于好奇的凡夫俗子,或离异独居性格古怪的怨女旷男,或是钱多得扎手饱暖思淫欲的成功人士,便分外小心起来。

果然,战斗一开始,二人便露出了真面目。

男的举止粗鲁,精力旺盛,饥肠辘辘;女的满嘴秽语,疯癫古怪,色相毕露。二人兴致勃勃的将小斗折腾过去,折腾过来,直弄得小斗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紧闭着眼睛盼二人完事儿。

从二人的谈吐间,他知道了,男的是东北的抢劫犯,女的是附近的按摩女

正当二人玩乐得 时,追捕到此的警察破门而入,三人全都被当场戴上了钢铐。

虎哥,这小子怕玩完啦?一天一夜没醒过来。 围坐在土坑上打牌的嫌犯全都回过头看看他,一个孩子般大小的犯人跳下炕,踹踹他: ,喂,小白脸,还有气 没有?有气,吭一声。

豆芽,探他鼻。 坐在正犯人说: 真没气了,咱们也脱不了干系。

一根肮脏的指头竖在他鼻孔前,豆芽叫道: 虎哥,有气,这小子还有气,咋办?

凉办!上来打牌。 老犯人瘪瘪嘴巴: 我看过书,书上说男饿三,女饿七,老太婆饿得了二十一。男的不吃不喝要活三天哩,死不了的。

豆芽边出牌边问: 大爷,为什么男的没得女的饿得久呢?

男的就想着搞女人,精华都流完了,啷个有女人活得?

划不着,我再不搞女人了,活久点。 豆芽缩缩自个儿颈脖: 操,我才十六哟。

众犯哈哈大笑,虎哥扔了废纸条做的扑克,揉揉自己的酒糟鼻,扬起双眼呵呵呵的好半天,打出了个响亮的喷嚏。

啊欠,***你姥姥的豆芽,你那种偷偷摸摸搂抱邻里小姑娘,摸摸抠抠一阵就是玩女人?你干熬哩,你打不来洞哩。唉,跟着爷们儿学着点,以后教你几招。

七号出房! 一个狱警站在风洞外往里探探,然后退后一步,威风凛凛的开叫。

像听到集合令,蜷曲在炕头上的众嫌犯,全都动作敏捷的呼地跳下了地,一个个站得笔直: 报告政府,我们正在学习。

狱警摇着一大串钥匙哗啦啦开了门,站在门口命令到: 把七号扶出来。 虎哥领着豆芽等人,连拉带拖的将谢洪扶起。

临到门边,虎哥老练的让大伙停下,示意豆芽拿来午饭后没舍得倒掉的洗碗水,呷几口在自己嘴巴,退后一步瞄瞄,扑的一声朝谢洪兜头喷去。

被冷水一激,昏昏欲睡的谢洪惊醒过来。

虎哥接着上前,将就他脸上淋的洗碗水抹抹,等于为他洗了脸,然后,五指一张,替他把纷乱的头发梳好,谢洪便瞬换了个人样。这一连串熟悉而默契的动 作,让豆芽看得目瞪口呆,羡慕不已。

被众嫌犯扶到门口的谢洪站好,立正报告: 报告政府,七号到!

狱警满意地瞅里面的虎哥一眼,再瞅瞅虽然虚弱,但已恢复了精神的七号,说: 跟我走,胸抬起,脚迈开,有人见你。

是! 谢洪机械的又是一个立正,跟在狱警后面朝接见室走去。

见面完毕,瞅着谢洪老老实实的跟在狱警身后往回走,三女孩儿忍不住抱着谢惠哭成一团。谢惠忍住眼泪安慰大家: 别哭了,快别哭了,这是在看守所。

一位面容和善的老警官走过来劝慰众女孩儿: 别担心,七号只要配合所里把问题讲清,很快就会回家的。

警官,请问我哥哥犯的是什么罪? 谢惠问道: 一天一夜没看见他,就这么瘦一、预计的本期业绩情况了,是饿的?还是被人打的?

是被人打的,我们要提出抗议,要求追查凶手。

老警官的头向上一挑.

嗯,怎会这样说话的?犯什么罪要根据他自己的交待和我们掌握的情况,由检查院提起公诉,由人民法院宣判的,你这些娃娃呀,全都是法盲!

至于打人,我敢以我的名誉担保,那纯粹是你们对看守所的误解。现在以人为本,不会打人的。

不会打人?报纸上披露的深圳学生被殴死亡案,还有 躲猫猫 案,又该做何解释呀? 丽儿瘪着嘴: 警察打人不是,警察不打人才是头版头条哩,知道吗?

老警官笑起来: 小姑娘灵牙利齿的,姓什么呀?住哪里呀?瞧你不过二十来岁,80后哇。

姓中名国,住在中南海,你管得着吗? 任所长,市局的刘局长顾政委一行人来了。 一位警察远远的叫着跑过来: 请你快回办公室。

小姑娘,看来你对我们公安干警有误解哩。 任所长边向回走,回过头朝丽儿笑: 别担心,七号很快就会回家的。

果然,第三天下午,作为直关系亲属的谢惠接到看守所通知,立即来此接人!

谢惠忙忙的叫上了王燕丽儿莉莉,开着的士赶到了市看守所。刚下车,王燕便拉紧了丽儿的手: 别忙,我看事情有点麻烦。

这时,丽儿也看见了站在门口的一袭灰服的苏姐,以及她身后几个同样一袭灰服的平头。

不明就里的谢惠和莉莉奇怪的瞧瞧二女孩儿: 怎么啦?

朵儿勉强一笑: 没事儿,你们瞧见了那个穿灰服的女人吗?

二女孩儿不约而同的朝苏姐的身影瞅瞅: 嗯哪,是谁呀?怪漂亮的,身段也不错,你俩认识她?

她就是阿洪的老板苏姐,也就是 玉洁冰清美肤美容院 的苏院长!

绵阳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天津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
五个月宝宝肚子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