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天神魔第二百七十四章其知始真离开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11:04

猎天神魔 第二百七十四章 其知始真

导读:不到半刻钟,谢天膝盖之下,所有的腿骨全都粉碎,最要命的是谢天一直昏迷不醒。到傍晚时分,谢天大腿骨开始崩碎……南宫玉树抓耳挠腮,束手无策,这种奇怪的症状,他从未见过,更未听过,莫不说他只是粗通医理,此刻就算是神医再世,恐怕也毫无头绪,全无章法。南宫玉树心中方寸大乱,从不想飞来横祸就落在了自己身边的人身上……

谢天觉得身后掌力带着一股强大吸力,将他的等战身吸住,若非真身逃得够快,怕终究难以逃脱。谢天从心底感到一股恐惧,八只手掌印,足以捏碎他所有等战身,如果是那样,谢天本尊也会受到伤害,也就是眨眼的功夫,第三个等战身也被捏碎。

天魔影诀疾速发动,第四只手掌印已追至谢天身后。

与轩辕城的鬼矢不同,手掌在捏碎谢天等战身的同时,谢天隐约感到了一股威胁,如芒在背,就是这种感觉。

谢天在天魔影诀的作用下,飞速朝着城外掠去,远远的,就看见小玉雕正蹲在一块巨石之上等待,谢天大喊道:“快来接我!”

小玉雕冲过来,谢天的第四只个等战身被捏碎!

小玉雕巨爪一揽,将谢天抓起,朝着云霄深处飞去。

身后四只手掌印,如影随形。

谢天大惊,道:“甩开它们!”

小玉雕刚要加速,就见四只手掌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了谢天的后背,谢天体内翻江倒海,忍不住一口血箭喷出。

轩辕慧惊呼道:“谢天哥哥,你怎么了?”

谢天只觉的眼前头晕目眩,浑身无力,晕了过去。

突发变故,悲鸣金仙跃上城头,望着远去的小玉鹏的身影,狠笑道:“算你跑得快,三日筋骨寸断,七日不治,必死无疑!”

悲鸣金仙落在白元身边,虚点一指,白元悠悠转醒,咬牙切齿道:“谢天,我白云城与你不共戴天!”

悲鸣金仙甩袖落骂道:“叮嘱你平日勤加修行,偏不听,吃亏了活该!这个谢天也不过如此,中了我追魂夺魄掌,怕是活不了!说什么白云城于他不共戴天,滚回去好好反省!”

白元闭目不语,气得浑身发抖!所有白元的敌人,都在成为敌人的瞬间被悲鸣金仙消灭,白元很气愤,没有对手的痛苦谁能了解?

白元垂头丧气地被抬了回去,谢天这一脚不轻,踢断了白元的四根肋骨。

……

小玉雕以最快速度飞入云端,在云中穿行了许久,这才重新从另一端飞出,见前方群山之中耸立着一座紫气环绕的云山,轩辕慧催促道:“小玉雕,去那里!”

小玉雕半收双翼,直刺刺朝着紫气云山落去……

小玉雕在山顶盘旋,云山高不止万仞,绝壁之上,竟无落脚之处,高处寒冷异常,三人不支,忙叫小玉雕落在山脚。

落地瞬间,南宫玉树从半空抱住谢天,关切道:“老六,醒醒!”

没有反应,谢天的鼻息甚至都停止了,轩辕慧急得蹲在谢天身边,泪如雨下,不停道:“谢天哥哥,你醒醒!”

南宫玉树把谢天平放在地上,并不知道在白云城谢天遇到了什么人,但直觉告诉他,打伤谢天的人,修为一定深不可测!

这可难坏了三人,他们甚至连打伤谢天的人都没见到,更不知道是被什么样的技法打伤……谢天身上突然发出‘咔咔’的骨头崩裂的声音,南宫玉树冲过去,只见谢天的双腿软塌塌的,脚后跟、脚掌平铺在地上,似乎所有的骨头全都成了碎片。

南宫玉树轻轻捏了捏谢天的脚,里面软绵绵的,哪里还能捏到一块完整的骨头,谢天疼得直冒冷汗,南宫玉树六神无主,‘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乌宝刚要拿起谢天的手臂,南宫玉树一把将乌宝推开道:“谁敢碰他!我跟他拼了!”

不到半刻钟,谢天膝盖之下,所有的腿骨全都粉碎,最要命的是谢天一直昏迷不醒。

到傍晚时分,谢天大腿骨开始崩碎……

南宫玉树抓耳挠腮,束手无策,这种奇怪的症状,他从未见过,更未听过,莫不说他只是粗通医理,此刻就算是神医再世,恐怕也毫无头绪,全无章法。南宫玉树心中方寸大乱,从不想飞来横祸就落在了自己身边的人身上……

轩辕慧突然站起来道:“我回圣盟找尉迟洪和赵迪来!”

南宫玉树情急之下,也只好默许,换了其他人看守谢天,他根本不放心。

轩辕慧拿起小玉雕,道:“北冥鹏,垂天云!”小玉雕毫无动静,只哔哔摇头,轩辕慧又喊了一边召唤口诀,小玉雕还是哔哔直响,并不见它化身玉鹏之身。乌宝道:“姑姑,没用的,玉雕今天体能耗尽,怕是三两日内,唤不醒它。”

轩辕慧一愣,倒在地上哭道:“那我们怎么办?落在这深山之中,难不成眼睁睁看着谢天哥哥被折磨吗?”

南宫玉树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一定会有办法的!”

南宫玉树召唤出仲翁皇鼎,又在皇鼎五行云纹的火纹中,注入一缕五行之力,只见一缕紫色烟云升起,‘砰!’一声轻响,丹灵石人从炉鼎中钻了出来,见到南宫玉树轻轻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肩膀,虚空停在半空,再无声响。

南宫玉树急道:“你记不记得有什么重塑骨骼的丹方?”

丹灵石人想了想,默默摇了摇头道:“不记得!”

南宫玉树换了个问法:“骨骼粉碎,要使骨骼重新恢复原样的丹方呢?”

丹灵石人又想了想,摇摇头道:“没有!”

这是南宫玉树能想出来的最后一点希望,随着丹灵石人耿直的两次摇头而破灭。南宫玉树恨恨道:“没事了,滚回去!”

他恨自己平时没能多看些书,多研究些丹方,眼下若有人能拿出这样的单方,就算是拿命换,南宫玉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丹灵石人不急不忙道:“丹方没有,我知道有移形之法……”

南宫玉树道:“什么移形之法?”

丹灵石人:“像我一样……”

南宫玉树怔了怔,原来如此,丹灵石人说的是自己,它本只是一株空竹石灵,形态是根柱子!食用了南宫玉树的神品丹之后,才蜕变成丹灵守护,也就是现在看到的丹灵石人。

虽然都是同一个体,会在不同阶段呈现出不同形态,这大概就是丹灵石人所说的移形之法吧!

空竹石灵是个例子,问题的关键是,人不是柱子,人进阶之后,呈现出的还是人的形象和形态……总不能说,人在另一阶段会变成什么其他的形态吧?

对了!

老六和平常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他的麒麟体!

以老六的人形和麒麟体彼此转换一下,丹灵石人会不会说得就是这个意思?

南宫玉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一定是疯了!

谁?

能召唤出老六体内的麒麟体呢?除了他自己,别人都不行。

等等……

或许,豆豆可以!

南宫玉树抹了抹眼泪,趴在谢天身边,低声叫道:“豆儿,豆豆,你主人现在很危险,我们要想办法救救他啊!”

“豆儿,豆儿……”

……

豆豆一向不太靠谱,难道谢天并未感觉到痛苦?不能啊,他一脑门子的冷汗,不痛苦才有鬼!豆豆和老六心意相通,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南宫隐约听到谢天身体有声音传来,忙趴下听,只听里面传来豆豆虚弱26支人道援助车队已经将人道援助物资运抵克里米亚的声音:“豆豆的身体正在消失,豆豆好难受!”

南宫玉树彻底不懂了,为什么谢天的身体像是被融化了一般,而豆豆也随之虚弱了起来?他们到底是中了什么妖法?太恐怖了!

谢天苦吟一声,醒了过来,浑身颤抖,一边道:“老,匹,夫……好,好手段!啊!疼死我了!”

谢天终于醒过来了,南宫玉树忙道:“老六,别说话,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

谢天一把抓住南宫玉树的胳膊道:“把,我放进仲翁皇鼎,我试着自救!”

南宫玉树忙道:“丹灵石人说了个换形之法,可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你能不能受到什么启发?”

谢天一口气疼得喘不上来,又晕了过去。

南宫玉树见谢天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软了下来,眼泪又忍不住落下,单掌抓地怒吼道:“仲翁皇鼎!起!”

……

三人小心翼翼地将昏迷的谢天放进炉鼎之中,期待奇迹发生。

谢天强忍着剧痛说出那句‘自救’的话,此二人对思思的性侵均发生在去年9月其实是为三人宽心,他哪会自救?若真有这本事,那还不逆天了!

进入仲翁皇鼎之中的谢天立刻就醒了,闷声嘶喊,他其实早醒了,只是不想让三人听见他痛苦的嘶喊,更不想让三人痛心。

谢天发现自己全身骨骼爆裂,比当年开悟五行五窍的裂体之痛还要重上几分,和巨痛抵抗的同时,谢天倒是想昏迷,只可惜越痛越精神。也不知抵抗了多久,就只有脑袋可以动,谢天暗骂了自己一句:“都疼糊涂了,去问问蛮逆大人吧!”

心海如一轮明月,谢天举步轻来……身体巨大的痛苦也影响到了谢天在心海中的化身,蛮逆正在虚空中打坐,轻声道:“小天,怎么了?”

谢天惨淡道:“我全身筋骨尽碎,怕是在劫难逃!”

蛮逆笑道:“天薄我以福,吾厚吾德以迓之;天劳我以形,吾逸吾心以补之;天扼我以遇,吾想吾道以通之,天且奈我何哉?汝既合道以神魔之体,何惧天灾**乎?此非你我之祸劫,世人之祸劫也!我帮不了你,天也帮不了你……只有靠自己!”

一番话在谢天耳边振聋发聩,蛮逆自不会无视谢天死活,说这番话的用意是什么?

正所谓一疑一信相参勘,勘极而成知者,其知始真!

防治大骨节病的措施有哪些
四平好的白癜风医院
黑龙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