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经第一百三十二章尴尬离开

来源:兖州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08:14

大帝经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尴尬

林昊离开了擂台,红胡子壮汉回到山巅。

世界不是围绕着林昊转的,林昊的比试结束,接下来还有一场哪怕对诸多大能而言,都算颇为重视的比试。

韩浩站在洞口,望着天空的巨洞不语,少顷,离开了山洞。

巨人岳山鼻子里吐了一口粗气,提起了那柄骇人的大板斧,他从山脚下站起了身子,厚重的血气压抑得人难以呼吸。

不过这一切都与林昊无关,世界永远不会以他为中心,但他自己的世界也不会以别人为中心。

韩浩的做法也让他有一些明悟,因为三年前与浩瀚战云的承诺,对他来说,无论第一还是前三,甚至前十都没多大区别,没必要为胜利不择手段,韩浩与岳山他已经初步了解,也不需观察太多。

他想与那两人公平一战。

……

“恭喜公子!”

林昊走出人群不久,紫月立马迎了上来。

他露出微笑,果然,自那么你能为他们简要介绍一下你在D3团队中的工作吗?己不管是强是弱,变成什么样,这小丫头的态度都不会变化,看着小丫头一天天恢复精神,他也颇为愉悦,至于那段难言的记忆,已经被两人刻意遗忘。

只是今天不同,他为紫月报了仇,却也留了情。他有些愧疚。

李长青的领域的确棘手,即便靠天干流火也只能取胜,无法真正斩杀,但如果那最后,他佯装不清楚李长青在装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李长青偷袭的一瞬,突然爆发全力将之除去,也不算难事。

他真的手下留情了?

“公子,谢谢。”紫月抿着嘴望着林昊。

林当时正值全球金融危机昊沉默半响,然后微微一笑,点头道:“放心,此番兵选我必定加入大势力,只待兵选结束,会救出你姐姐。”

说罢,摸了摸她的头。

只说大势力,是不想把话说得太早,任何事总有意外,他不是李长青。

“嗯…”紫月轻嗯一声,点点头。

但就在这时,身边的人群有些躁动,突然闪的很远。

“嗯?是他?”林昊一怔。

周围空气沉了下去,树叶也染上了深秋的肃杀,仿佛来自遥远岁月前的洪荒巨山笼罩在众人心头,岳山就这样一步步朝林昊走了过来。

果然很强,林昊依旧带着微笑,但眼神郑重。

“下一场我们打!”

岳山走到林昊近前,十分郑重的说道,他太高大了,林昊能清楚地看到他眼中强大的战意。

说完这句话,岳山便离开了。

他走得非常重,每一步都压下一层血气,走到擂台的时候,山魂血脉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气势也达到了最巅峰。

不过他这番举动让围观的那些人有些苦不堪言。

他们虽然也是兵血境中的好手,尤其是其中一部分闯入兵选的一百八十九人之一,是兵血圆满甚至半步开天印的强者,可即便是他们,在岳山面前也有些心惊胆战。

在那种压抑的感觉下,逃似的遁出了让出了很远。

“公子……”紫月担心地望着他。

“神经病。”林昊摇摇头,捏了紫月一下鼻子:“别在意他。”

“唔~”

紫月原本还有些紧张,被林昊这一捏鼻子,立马就皱起了眉头:“公子,神经病是什么病?”

“额……”

林昊一怔,他倒是忘了,自己现在已经不在地球。

“神经病就是神经的意思,骂人的那种意思。”他纠结了一下,无语地解释道。

他对自己要解释这种东西感到无语。

“噗――”

紫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公子居然骂他神经,要是他知道,下场肯定不会放过你。”

“下一场?”林昊摇头。

“公子难道觉得岳山会输?”

林昊点了点头,斟酌了一下,然后道:“不好说,我觉得岳山不一定比韩浩弱,但应该很难赢。”

闻言,紫月沉默了下,然后也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小丫头,你刚才不是还觉得他会赢到下一场与我比试的吗?”林昊乐了,紫月有时挺好玩的。

“但是公子既然觉得他会输,那紫月也这样感觉,紫月见识短,信公子总好过自己瞎猜。”紫月笑道。

“你这丫头,哪有人说自己见识短的。”林昊轻拍了下她的头。

“公子不是说过嘛,头发长见识短。”紫月眨着眼睛。

我去,你别什么东西都瞎学啊。

林昊一听这话,脸都黑了,连忙问道:“刚才那话你没给庞启姐姐和聂离姐姐说过吧。”

他很怀疑,自己平时一些不经意的话,别全被紫月这丫头给学过去了,这丫头也太……他有些想气又气不上来,反正就是想笑的感觉。

“公子放心,你的话紫月都记在自己脑子里呢,不会告诉两位姐姐的。”紫月捂着嘴说道。

“以后这种话就别往脑子里记了。”林昊象征性地敲了敲他的脑袋。

“虽然紫月不是太懂,但是紫月有时候觉得公子的话很有道理啊,你看紫月头发长,见识就很短。”

我去,姑娘你能不能别说了。

他倒是不担心被聂离和庞启听到了,最多被甩两个白眼,他是怕传到浩瀚战云的耳朵里,那可就玩大了。

“好吧,但这些话只有我们两个在场的时候才能说,总行吧。”他无奈地看着这丫头。

不过这一次紫月倒是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什么事只能你们两个一起才能说啊,也说给我听听。”林昊和紫月边说边走,就要走到庞启洞口,聂离突然出现,凑上前问道。

“额……什么都没有!”林昊眼珠子转了转,赶忙说了声,然后逃一样地冲进了她背后的山洞。

该死,聂离这丫头怎么还没走,而且还守在洞口外面!

“不要进去呀!”聂离没料到林昊居然逃进洞府,连忙惊呼一声。

但是晚了,林昊已经冲进洞府,突然一股清香飘了过来,他猛地顿住了脚步,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僵在地上。

不仅是聂离,就连钟琴这丫头也没走,不仅没走,两个丫头居然在沐浴!

庞启正在帮钟琴擦拭头发,两人显然也没想到林昊会冲进来,两具绝美的胴体就这样落到了他的眼中,三个人一时全都僵住了,神情都凝固在了脸上。

林昊终于知道聂离为什么会守在洞口了,他想哭,你说你们关系什么时候突然变得这么好,也不告诉我一声……(未完待续。)

廊坊白癜病医院
蚌埠白癜风
辽宁治疗白癫风医院